从莎车到昆山:这段旅程,阿布拉汗走了八年

网络 0 条评论 2021-04-29 23:20

当阿布拉汗知道自己要在中超第一轮比赛中首发出场的时候,他拿起手机,给一个人发了信息。

这个人叫唐波,是阿布拉汗足球生涯中遇到的“贵人”之一。是他,让阿布拉汗一步步成长为一个真正的职业球员。

唐波意识到了阿布拉汗些许的紧张,他尽可能为小伙子减压:“不要紧张,应该感到兴奋才对。现在是赛会制比赛,球迷不多。把你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,处理好每一脚传球。这样自信心会慢慢提升,即使是失误了也别害怕,这是你必经的过程。经过这一次,后面就会好了。”

阿布心领神会,和上海海港队的队友一起,踏上了昆山体育中心的草皮,准备迎接他职业生涯的第一场中超比赛。

当现场球迷看到海港队首发阵容里站着一个瘦削的新疆小将时,他们不知道,为了这一天,这个孩子经历了怎样的8年。

唐波至今还记得2013年第一次到阿布拉汗家中时,自己所看到的每一个细节。

当时,作为陕西老城根足球俱乐部的总经理,唐波要为俱乐部挑选2001/2002年龄段的孩子。这一方面是为陕西储备2021年西安全运会的队员,另一方面,老城根当时还有重回职业联赛的想法,这批孩子在唐波看来,是未来建队的基石。他想学习徐根宝的模式,十年磨一剑,把一批小球员从小到大,培养成一支劲旅。

这样的想法在中国足坛,是一个充满着浪漫主义的梦想。唐波说:“投资方老板告诉我,一家俱乐部长久稳定的发展,除了需要稳定的资金来源,还需要有属于自己的文化。东拼西凑的组队,今年饱明年饥的运营状态是没有生命力和归属感的。我们这样的模式,需要有魄力、有耐心,但只要能够迎难而上,承受孤独、耐住寂寞,未来一定会有想要的结果。”也许这样的模式,不是青少年训练发展最正确的选择,但它是最值得尊敬的,在那个年代里也是最脚踏实地的方式。

但受到21世纪初中国足球假赌黑的影响,01/02年龄段踢球的孩子在全国范围内都非常少,陕西省更是少得可怜。老城根虽然已经拉起了一支队伍,但作为前职业球员的唐波心里非常清楚:这样下去,队伍是没有竞争力的,必须进行人员上的补充。

2013年的春天,陕西老城根这帮十一、二岁的孩子,到青海多巴基地参加了一项少年赛事。对手当中,有一支来自新疆的球队,引起了老城根教练组的兴趣。

这支新疆队伍,带队的是喀什地区某体校的校长,叫开沙尔。开沙尔说:“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些孩子,在我们喀什还有很多很多。你们如果真的有雄心壮志,对新疆的这些娃娃有兴趣,欢迎你们来喀什一趟。”

就这样,老城根教练组去了一趟喀什,带回来了几个新疆孩子。其中一个孩子叫阿布拉汗·哈力克,当时12岁,身材瘦削,性格内敛。但他是教练们精挑细选出来的,在足球层面上,教练们对他的评价是“特别好”。

少年阿布拉汗

但对于阿布拉汗的父母来说,如果孩子在喀什踢球,或是去到首府乌鲁木齐,他们会觉得不错;如果要让孩子千里迢迢飞到西安去,和父母分离,他们心中就犯了嘀咕。唐波决定亲自去一趟阿布拉汗的家里,和他的父母聊一聊。

第一次去的时候,唐波感受到了视觉和心灵上的双重震撼。多年以后,和记者提起时,唐波还在一直强调:

“有机会的话,我真该带着你去看一看。”

唐波从西安花了五个小时,飞到了喀什。从喀什下了飞机,开车三个小时,抵达莎车县;而阿布拉汗的家,距离莎车县城还有好几十公里。

车越开越远,戈壁映入了唐波的眼帘。四面荒无人烟,甚至会让人感到害怕。最终,车停在了一间土房子前:这是阿布拉汗的家。而他的父母,都是朴实的农民。

阿布拉汗从小就在家乡踢球,凭借自己的球技踢到了莎车县;在县上,他被开沙尔校长发现,又被带到了喀什。

唐波说:“这孩子一路走来,实在是太不容易了。但是一路走来,一路都有贵人在加持他。他能走到现在,除了父母,真的第一个要感谢的就是开沙尔校长,还有他最早的启蒙教练,就这两个人,才能让这个孩子走到今天。而我们,只是在中段做了一些工作和努力。”

对于新疆来说,由于踢球的孩子多、整个自治区乃至喀什地区也很大,新疆自己选球员根本选不完。而且,很多小球员根本没有在当地注册,这对于足球人才匮乏的陕西省来说,到这里选人是非常现实的选择。陕西省青少年体校当时也在和陕西老城根合作,时任校长辛长青,以及陕西省足管中心主任李刚也亲自到喀什,拜访了开沙尔校长、以及小球员们的家长。

最终,唐波成功地将几个新疆孩子带回了西安。他们当中,除了阿布拉汗,还包括塔依尔·艾买尔(现效力西安骏狼)、艾孜提艾买尔·夏木夏尔(现效力广州)、西尔艾力·吾斯曼(现效力成都足协)。

从莎车的戈壁,来到了西安的城墙,阿布拉汗和他的新疆小伙伴们一样,一开始对新环境非常不适应,无论从饮食、作息、生活方式上都是如此。队伍的教练申请了经费,给这些新疆孩子买肉、炖肉,有时候唐波还会带着孩子们出去吃饭。

这让陕西本地的小球员们心里多少有些不平衡。但俱乐部的目的,其实是为了让新疆球员们融入团队。阿布拉汗也在逐渐改变着自己,渐渐地,他和本地球员们也成为了十分融洽的好兄弟。

陕西老城根2014年开始就退出了职业联赛,专心搞青训。他们不是一个大俱乐部,教练的薪资待遇、孩子们的基本保障,和中超、中甲甚至某些中乙俱乐部是没法比的。2001年龄段的队伍,当时全国有42支,一开始老城根只拿了第38名。但随着多年的磨砺,老城根每一年的名次都在上升,势头很好。

到了2015年,老城根遇到了第一个大的考验。

当时,中国足协推出了一个新政策:青少年队伍的年龄段,必须全部换成单年龄段。换句话说,就是老城根这支01、02的队伍,必须拆分成两队:一支01队,一支02队。每支队伍必须至少18人,不然无法获得参加青少年赛事的资格。

中国足协的出发点是好的。以往实施双年龄段制度的时候,比如01、02是一支球队,01的孩子就会比较占便宜,02的孩子会比较吃亏。足协的初衷,是为了让双年龄段中年龄较小的孩子们获得更加公平的机会。

但现实情况是:陕西省这个年龄段的人才是很匮乏的。老城根组建的队伍,一共只有25个人。2001年的12个人,2002年的13个人。

足协的通知下来以后,老城根开始满世界地找队员。他们先是把四个02年龄段的孩子提升到01队伍中,又把几个03年的孩子补充到02队里,又从延安志丹县的小球员里挑选了一些,才凑齐两支队伍。

后排左三为阿布拉汗。2016年

接着,队伍准备去潍坊参加一项青年赛事。由于球队是仓促拉起来的,许多孩子还没有参赛证。陕西足协给队伍开了证明,让他们带到赛区。但即使如此,进入赛区的第二天,比赛监督告诉老城根:你们的球员参赛资格未通过,不能参加比赛。

唐波不能理解,和他吵了起来:“我们搞青训、搞青少年的目的,是不是培养孩子?你们改变政策,当然有你们的目的和考虑。但是我们陕西省没有这么多的孩子,时间太紧迫,我们也还没有来得及搞这些事情。我想问一下,我们都已经到赛区了,为什么不让比赛呢?我们就是为了锻炼孩子,你现在让我们回家,我们是不是就没有锻炼的机会了?”

唐波最终提出,即使不计算成绩,也希望参加比赛,但最终还是没有得到允许。无奈之下,他只好在次日买了机票,带着孩子们回到了西安。

多年以来,这只是诸多困难的冰山一角。但无论是阿布拉汗,还是其他孩子,都在飞速地成长。从一开始的全国第38名,再到后来的第21名,再到前8,大家越来越有信心。

2018年,阿布拉汗作为后腰球员,代表陕西老城根拿到了青超U17组的最佳射手,队伍也获得了全国第六名。这年的年底,唐波带着阿布拉汗来到武汉,领取最佳射手的奖杯。这是在中国足协青少年足球竞赛工作会议的现场,阿布拉汗第一次到这样的场合来,他坐在最后一排,略显拘谨,一言不发,只是在领到奖杯拍照的时候,才在嘴角露出了些许的笑容。

阿布拉汗获得青超U17组最佳射手

为了奖励这位最佳射手,会议结束后,唐波带着阿布拉汗,到会场不远处的一家清真餐厅,点了一盘大盘鸡和一碗拉面。阿布一边吃着大盘鸡,一边听着唐波和他讲:

“你把你微信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清理一下。现在这个年龄段,应该完全专注于足球,一定要耐得住寂寞、经得住诱惑。”

唐波说的“乱七八糟的人”,是指各路球员经纪人。

这次阿布拉汗来到武汉领奖,是第一次来到这座长江穿城而过的城市。向东奔流的江水,就像每一个小球员对未来的憧憬。但他们必须慎之又慎,争取不让自己成为大浪淘走的沙。

十七岁的年龄,对于阿布拉汗来说非常关键。同时,这个年龄的球员,也让唐波有些头疼:“有的小孩,十六七岁的时候好像懂事了,但是他什么也不懂。但你说他什么也不懂吧,他又似乎懂了些。这个年龄段,周边人的引导,对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。”

那个时候,有一些球员经纪人找到了陕西老城根的小球员们。经纪人给球员们做工作,向他们承诺,要把他们运作到大俱乐部去,甚至是国外俱乐部。某位经纪人甚至对球员说:我每个月给你一万块钱,你跟我走,老城根这个俱乐部会耽误你的。

2016年U16联赛陕西老城根队。后排左二为阿布

老城根的一些小球员听了以后,整个人的状态混乱了,在训练当中都有点懵,专注度完全飞走了。唐波和球队主教练王民捷通过了解,才发现了这些经纪人的活动。

唐波认为:“我不是说经纪人都不好。其实中国有非常多的、非常专业的经纪人,他们很多我都认识。一些人非常好,很有专业素质和职业素养。但是我始终认为,孩子在18岁之前,尽量不要考虑经纪人的介入,让他更加专注地做一些他应该做的事情。

也有一些经纪人找到唐波,和他说:“你的这些孩子想不想进国少?想不想进国青?咱们合作一下,家长拿10万块钱,或者家长拿一半钱,你的俱乐部投资方拿一半钱,我给你把孩子运作到国字号去。等孩子卖出价格了,咱们再把钱分了。”

对此,唐波一律表示了拒绝:“这种东西我没法和你往下聊。我们辛辛苦苦搞这个队伍,不是要干这样的事。”转过头来,唐波也一再告诫球员以及他们的家长:“你们想进国字号,靠你自己本事进。

2018年对阿布拉汗来说,是崭露头角的小高峰。但对于老城根俱乐部来讲,2018年是噩梦的开始。

当时坊间有传闻,2021年的全运会将会变更参赛队伍年龄段,01、02这批孩子将会失去全运会的参赛资格。全运会对于年轻球员来说,是非常有价值的一个平台,也是他们职业生涯的一个重要环节。而且因为要参加全运会,陕西省的足球管理部门才会给老城根这支队伍如此大的支持。听说全运会踢不了,整个俱乐部都乱套了。

到了2019年,唐波已经明确地知道:全运会是打不成了。这对于老城根俱乐部来说,无异于晴天霹雳,一声炸雷。他们面临一个生存问题:接下来该怎么办?

2019年,陕西老城根获得了青超联赛C组的亚军。终场哨响后,唐波不停地流眼泪,当天晚上也没有吃饭。他预料到了这支队伍的结局。

获得青超C组亚军的陕西老城根。前排右三为阿布

当时,陕西省已经有了陕西长安竞技、西安大兴崇德两家职业俱乐部,加上成功冲乙的西安优柯多,老城根如果要在此时选择征战职业联赛,意义也不大了。因此,2019年青超联赛的结束,或许意味着这支队伍使命的完结。

当时,已经有俱乐部来和老城根洽谈球员的转会。同时,唐波也按照投资方的指示,来到陕西渭南,与相关部门进行了代表渭南征战中冠、重回职业联赛的谈判。但可惜的是,双方在某些环节上没有谈妥。唐波只好接受了事实:老板不再坚持,大家各奔东西,冲着自己的前程去了。

如果说启蒙教练、开沙尔、老城根俱乐部,是阿布拉汗生命中的前三个贵人,那么,王宝山算得上第四个。

2018年,陕西长安竞技俱乐部把王宝山请到西安来,为俱乐部帮忙。当时王宝山是赋闲状态,作为陕西足球的名宿,他很乐意为长安竞技进行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。但是,当他来到长安竞技训练场的时候,目光却被吸引到了另外一个方向。

阿布拉汗当时在隔壁的场地训练。王宝山作为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,观察之后,知道这个孩子是可造之材。后来,王宝山执教河南建业,依然对阿布拉汗念念不忘。在他的运作下,阿布拉汗来到了河南建业,并且进入了一线队。

在阿布拉汗离开西安的时候,唐波告诫他:

“今后不管怎么样,你就算在足球上牛到天上去了,你也得夹着尾巴做人。你不能飘,你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,你就是一个普通的足球运动员,你不是明星!

阿布拉汗明白唐波的意思。这么多年来,唐波一直管理着他和队友们的训练、生活,小球员们都称他为“干爹”。阿布拉汗曾经对唐波承诺:

干爹,我到时候要是踢出来了,我给你买大房子!

唐波心里很开心,但他依然回答:“我们这些所有在人生中帮助过你的人,都不需要你的回报。”接着,他想到了阿布拉汗的父母。他叮嘱:

你工资挣到了以后,把钱打给你爸妈,把你家那个土房子盖一下。给你爸妈在莎车县城买套房,你还有弟弟妹妹,都要靠你养活的。你运动生涯也就这么长,你把握好了,谦虚一点,礼貌一点,退役之后就会有很多帮你的朋友,你的人生不就OK了么?”

唐波不知道阿布拉汗是否听懂了,但他觉得阿布听懂了:“他顺境的时候能不忘本,逆境的时候能不放弃,就行了。”

阿布拉汗成为老城根青训当中,第一个在中超一线队报名的球员。这个莎车县出来的新疆小伙,距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。但他激动的心情还没有完全平息,形势又发生了大的变化。王宝山和河南建业俱乐部的矛盾爆发,阿布拉汗到建业没多久,自己的这位伯乐就离开了俱乐部。

宫斗一般的剧情,是阿布拉汗理解不了的。王宝山亲手引进的罗歆,被建业俱乐部下放到了预备队。同样作为王宝山引入的球员,阿布拉汗的处境可想而知。

但幸运的是,阿布拉汗就在此时实现了唐波的预言:“靠着本事进入国字号”。在那一年,阿布拉汗跟着中国U19国青队进入了海埂赛区,参加中乙联赛,不再与俱乐部的是是非非有瓜葛。

阿布拉汗作为主力征战了2020赛季的中乙联赛,首次有了职业比赛的经验。在对阵广西宝韵和山西龙晋的比赛里,他都有进球。但是,这样的表现,依然不足以让他留在河南。赛季结束后,阿布拉汗带着在河南0出场的数据,离开了俱乐部。

在海埂赛区踢中乙的时候,阿布拉汗曾经接受过中国足球队的官方访谈。他当时说:“希望我能够尽快踢上中超。”

阿布说这句话的时候,是2020年的11月底。而5个月的时间,他的这个“尽快”就实现了。

阿布拉汗和建业的合同只有一年。作为自由球员,他来到了海港试训,迅速得到了认可。俱乐部不仅给了他合同,主教练莱科还把他排进了一线队阵容。但在此时,几乎所有的球迷们都认为,这是一笔对未来的投资,并非一个有即战力的引援。在球迷眼里,他只是一个不知名的新疆小伙子。

但在2021年4月22日的那个晚上,阿布拉汗代表海港队在6-1大胜天津的比赛中打满全场,并且贡献了稳健的传球、勇敢的抢断后,球迷们对他的看法改变了。

“买提江和杨世元的位置要危险啦!”

“你就是下一个新核!”

“有点布斯克茨的意思!”

阿布拉汗的中超首秀

与此同时,远在一千公里外的西安,唐波也在看着直播,百感交集。

对于阿布拉汗的未来,唐波不敢做过多美好的展望,还是习惯性地提出了警醒和敲打:“我能力有限。我能给他的帮助,就仅止于此了。你觉得这样他就可以飘吗?他是不能飘的。人的一生是自己走的,作为年轻球员,你拿到薪水、奖金,可以去追求一些自己喜欢的衣服、鞋子,这个太正常了。但是你如果拿着钱胡吃海喝,天天夜总会,那你就完全乱套了。你要最起码对自己的职业有一个尊重。

无论如何,阿布拉汗的梦想如同长江入海,通过8年的时间,终于在昆山体育中心的这个夜晚得到了实现。

全场比赛结束,唐波的说话声音有些哽咽:“你问我的感受是什么?我们搞青训也好,无论是教练员还是俱乐部的管理人员,我们是不是都在搞教育?而教育是什么?教育是最神圣、也是最难的一个工种。我今天的心情就是:太难了!”

阿布拉汗踢出来了。但陕西老城根俱乐部,已经从中国足坛悄然隐退。8年的时间,老城根投资了1000多万,但什么也没有得到。或许他们唯一得到的东西,就是阿布拉汗完成中超首秀后,培养他的人产生的欣慰和满足感。

虽然老城根的很多球员都已经加盟了职业俱乐部,但迄今为止,老城根俱乐部依然没有收到大部分应得的青训补偿,其中就包括阿布拉汗的青训补偿。

阿布拉汗的经纪人曾对唐波承诺:“补偿会给的,耐心等待一下。”虽然唐波觉得这样的承诺毫无意义,但他也没有步步紧逼地索要。因为他也是足球俱乐部的运营者之一,他知道投资人的难处。

“我们老城根01年龄段的队长廖阳,加盟了贵州俱乐部,当时也是经纪公司把他弄去了,也没有和我有任何的表示。”唐波说:“其实我是可以去要补偿的,但是我听说贵州吃的官司也挺多的,赔偿外援的事情比较麻烦。贵州俱乐部的文筱婷文总我也认识,我也从来没有找过她说这件事。你说我怎么说?对于投资人来说,他们要是有难处,那都是真的。你只有身临其境,你才能理解和释怀,在中国的投资人很不容易。”

“像我们俱乐部的老板,真的是因为热爱,才不断付出,最后,只能带着一声叹息来终止这个项目的投资。”

11号为廖阳,陕西汉中人

“我们另外一名新疆小将塔依尔,现在在西安骏狼俱乐部。骏狼那边说:现在可选择的球员很多,如果老城根要费用,他们就会去选择别的球员。可是这么一来,孩子就没有球踢了,我还能说什么呢?骏狼的人和我很熟,我对他们说:你们就算是五千块钱也得给,因为这不是钱的事。最终,骏狼承诺:以后等塔依尔成长了,能够二次转会了再说。”

“其实说白了,我的投资方老板这几年干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,培养了几个孩子。钱不钱的,人家也没太在意。我希望这些球员们好,也希望这些俱乐部能够真正把中国足协说的青训补偿、联合补偿机制当回事。要不然,以后怎么弄呢?谁还会投资呢?希望海港作为这么专业的俱乐部,也能给老城根俱乐部有一个回馈吧。这不是钱的事情。”

阿布拉汗曾经的队友塔依尔加盟西安骏狼以后,成为了骏狼着力打造的“小明星”。骏狼俱乐部大股东甚至让他为企业拍摄了宣传广告,张贴在西安市的地铁站、商场等显眼处。塔依尔站在自己的大幅广告下合影留念,并且发布在了社交媒体上。

塔依尔和自己的大幅广告

阿布拉汗在这条动态下留言开玩笑:“明天就去西安看你,和你合照。”

塔依尔回复道:“中超不首秀,别来西安。

两人的对话发生在4月11日。仅仅11天后,阿布拉汗就完成了中超首秀。他成为自己儿时的伙伴当中,第一个达成如此成就的人。

“聚是一团火,散是满天星”。命运让老城根散成了“满天星”,但同样是命运,又要把他们聚成“一团火”。体育总局在2020年年底又修改了全运会参赛年龄段,01,02的孩子们再次获得了全运会的参赛权。这意味着,曾经的陕西老城根将再次集结,在各奔前程之前,最后一次共同为陕西而战。

但是,阿布拉汗这次没有重新加入陕西01全运队。他将作为超龄球员,为陕西03全运队而战。

由于陕西并没有03年龄段的队伍,因此陕西03全运队实质上就是上海海港的03梯队,双方进行了合作。今年9月的西安全运会,从陕西成长起来的阿布拉汗将和自己的海港队友一起,重新回到第二故乡,为陕西最后一次冲锋陷阵。

在中国国青队的阿布拉汗

阿布拉汗、塔依尔这样踢上职业足球的孩子是幸运的。但和他们从小长大的一些队友,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。某些小球员到了十七八岁的年纪,天赋有限,想走职业道路非常困难,只能去考大学。但他们由于文化课落下太多,有些人没有考上。唐波说,自己有些不敢面对这些孩子的家长。

不过,唐波心里也清楚,光是自己愧疚,那是没有用的。这种现象的出现,归根结底是目前中国足球的体教结合还不够完善。像阿布拉汗这样,具有天赋、又很努力、职业生涯又相对顺利的球员,毕竟是少数。

唐波认为:“如果说足球不影响你的学习,那是不可能的。为什么学校有特长生,为什么校园足球要成为中国足球的重要平台?这就是原因。所有的运动员都应该在校园里进行训练,这样,他的学习成绩我认为是不会太差的,不会出现拿了二级运动员的证,考不上基本的地方高校的情况。”

“经历了这么多代的循环,很多家长都不愿意让孩子踢球的主要原因,其实就在这里。这是在赌博,成才率只有百分之三到四,你说怎么办呢?这些曾经受到过伤害的家长、孩子,他们和他们的亲朋好友、下一代,该怎么去叙述中国足球的青少年体系呢?一定不会讲好话的。

“足球是什么?足球其实什么都不是。足球只是一项体育运动,或者说就是一种游戏。国家现在说让孩子踢球,是为了中国足球的腾飞吗?我们想得有点狭隘了。现在青少年、或者说国民的身体素质、精神素养的东西,下滑非常大。只是想通过足球或者其他单项,通过运动方式,让我们新一代的青少年整体身体素质有所提高。”

唐波最后告诉记者:“一路走来,我想要真心感谢的人很多。我们的投入方、开沙尔校长、陕西足协的领导,还有我们最敬业和优秀的王民捷主教练,以及他的团队。他们让这支队伍、这批孩子有了健康、阳光、积极向上的精神,这是一种文化。在这个时间段,我作为一个亲身经历过的、普通的工作者,真心祝愿所有人都好,祝愿中国足球、中国青少年足球越来越好。”

夜已经深了。昆山体育中心的喧嚣散去,空气沉寂了下来。阴天的夜晚,看不到一颗星星。

在西安,关掉直播的唐波也在抬头看天。他努力地想从天空上找寻到散落四周的星辰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上一篇:凯文-坎贝尔:希望阿森纳签下马修-瑞恩,他是一
相关文章
评论
返回顶部小火箭